<var id="5jjvb"><strike id="5jjvb"></strike></var>
<var id="5jjvb"></var>
<menuitem id="5jjvb"></menuitem> <var id="5jjvb"><video id="5jjvb"></video></var>
<var id="5jjvb"><video id="5jjvb"></video></var>
<var id="5jjvb"><strike id="5jjvb"><listing id="5jjvb"></listing></strike></var>
<var id="5jjvb"><strike id="5jjvb"><listing id="5jjvb"></listing></strike></var><cite id="5jjvb"><video id="5jjvb"><thead id="5jjvb"></thead></video></cite>

動態

NEWS

Dynamic

動態

三十分鐘的“生死”決戰

發布時間:2022-02-16 復制鏈接

導讀

 

 

為了這一場“種雞”決戰,福建圣農集團足足準備了10年時間。

面對面交鋒,30分鐘內揭曉了勝負。

2019年,美中兩國貿易戰鏖戰正酣,白羽肉雞核心種源成為美中激烈交鋒的另一“戰場”。

當年3月19日,美國安偉捷(Aviagen)育種公司兩名駐華商務代表盛氣凌人地闖進位于閩北光澤縣的圣農集團總部,要挾集團創始人傅光明須在30分鐘內作出“生死”抉擇:要么放棄白羽肉雞育種研發,要么停用美方祖代種雞雞苗。

傅光明當即拿起電話,打給該公司原種雞繁育技術負責人肖凡,向其問詢自研白羽肉雞配套系能否完全替代美方產品,得到肯定答復后,傅光明毫不猶豫地向美方代表下達了逐客令。

美方代表當場愣住了,得知中國人已掌握了白羽肉雞育種核心技術后,悻悻地走出了圣農集團總部。

這一場攸關“生死”的肉雞育種高科技決戰,圣農集團取得了完勝。

3月9日,同新華社記者談起兩年前的“生死”抉擇,傅光明依舊激動不已。“下了逐客令后,我感覺很爽,終于拿掉了美國人套在我們養雞人頭上的‘緊箍咒’”。

“我們的白羽肉雞種源要搞好,必須制定自己的生產標準”,傅光明說,“圣農搞出來的原種雞是國家的,不是我個人的,我們國家的飯碗不能讓別國端著!”

圣農集團走上白羽肉雞育種研發之路,實迫于無奈。

2011年,該集團啟動國產白羽肉雞原種雞培育體系建設,前后投資了14億元人民幣,2019年在閩北光澤縣人跡罕至的封閉大山深處,成功自主培育出國內第一個白羽肉雞配套系,打破了歐美,特別是美國對白羽肉雞40多年的育種技術壟斷。

走進圣農集團核心育種場,映入眼簾的是藍天白云下的綠水青山和埋頭工作的600多名科研人員。“好山好水好空氣出好雞!”肖凡自信滿滿地對記者說。

我國肉類消費占第二位的是雞肉,白羽肉雞占雞肉消費總量的一半,但其核心種源一直掌握在美方手中,其產品壟斷了全世界97%的市場份額。

國內養雞企業每年須花費20多億人民幣,向美方購買祖代種雞種苗,“企業想擴大養殖規模,美國人卻偏不賣給你雞苗,讓我們的企業活得很憋屈”,傅光明說。

白羽肉雞產業鏈上中下游分別為曾祖代種雞、祖代種雞、父母代種雞和商品代肉雞。美國公司從不提供可留種繁殖的曾祖代雞,企業發展長期受制于美方。

“進口的祖代種雞雞苗美方隨意漲價,從幾年前的5美元漲至現在的42美元,這些雞苗還經常攜帶有各種種源性病毒,給我國帶來極大的生物安全隱患”,肖凡說。

10年磨一劍!圣農集團種雞研發團隊先后從40多萬份不同基因的素材里成功優選出了具有優質基因的原種雞,其選送的“圣澤901”白羽肉雞新品種于去年年底通過了我國農業農村部畜禽遺傳資源委員會審定。

我國白羽肉雞養殖企業現每年向美方購買120萬套祖代種雞雞苗。“現在,我們圣農集團就即可向國內市場提供120萬套優質品種祖代種雞雞苗,”傅光明透露。

圣農集團現為亞洲最大的白羽肉雞生產企業,年產6億羽白羽肉雞。(新華社記者 梅永存 彭張青)

极速秒开